内容标题33

  • <tr id='vcmId9'><strong id='vcmId9'></strong><small id='vcmId9'></small><button id='vcmId9'></button><li id='vcmId9'><noscript id='vcmId9'><big id='vcmId9'></big><dt id='vcmId9'></dt></noscript></li></tr><ol id='vcmId9'><option id='vcmId9'><table id='vcmId9'><blockquote id='vcmId9'><tbody id='vcmId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cmId9'></u><kbd id='vcmId9'><kbd id='vcmId9'></kbd></kbd>

    <code id='vcmId9'><strong id='vcmId9'></strong></code>

    <fieldset id='vcmId9'></fieldset>
          <span id='vcmId9'></span>

              <ins id='vcmId9'></ins>
              <acronym id='vcmId9'><em id='vcmId9'></em><td id='vcmId9'><div id='vcmId9'></div></td></acronym><address id='vcmId9'><big id='vcmId9'><big id='vcmId9'></big><legend id='vcmId9'></legend></big></address>

              <i id='vcmId9'><div id='vcmId9'><ins id='vcmId9'></ins></div></i>
              <i id='vcmId9'></i>
            1. <dl id='vcmId9'></dl>
              1. <blockquote id='vcmId9'><q id='vcmId9'><noscript id='vcmId9'></noscript><dt id='vcmId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cmId9'><i id='vcmId9'></i>

                解密FE历史首战前后-险些夭折的北京ePrix

                来源:《汽车之友》

                在Formula E电动方程式的短暂历史中,他们多∏次离“流产”或“破产”咫尺之遥。这尤其出现╳在2014 年9 月——锦标赛历史揭幕战——北京ePrix 之前。 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来看《汽车之友》·冲程带来的解密。

                老板亲自上阵∩装护栏

                回望FE 的发展时间轴,锦标赛在♂北京ePrix 前四个月才交付给车队比赛用车Spark-Renault SRT_01E。在英国多宁顿公园的末轮测试里(离开赛不足两个月)仍有很多“致命问题”亟需解决。当赛事所有相关人员抵达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区的围场时,对即将发生的历史性时刻仍没底,紧张焦虑逐渐蔓延。近期,FE 联合创办人阿尔伯特·隆戈(Alberto Longo)首度对外袒露其中的故事。

                “回忆起那一幕,我仍会不自觉地颤抖起来。那时我们的压力真的很大。因为,国际汽联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WMSC)当年的第三次例会恰好在北京召开。不仅主【席让·托德在,还有100 多名来自全球各地的FIA 官员都会观摩比赛,来‘评判’我们项目的成败,”作为FE 主席阿里亨德罗·阿加格堂弟的△隆戈谈道。

                当年,西班牙人与他的高管团队提前一个月就抵华,按其所言“此后FE 再未有过的超长准备期”。“中国无疑是个很棒的国家,但在这里工作是一件颇具挑战的事。首先是有很多代理商分包项目,再加我们(FEO)自身缺〖乏经验和认知,就像‘鸡尾酒’一般,难以理清!”根据隆戈的回忆,赛道旁的护栏在比赛日前夜都未能安装完毕,致使周五的Shakedown(赛前试跑)只能在安全车的带领下“龟速”前行。“我记得々周五晚是漫长的,我和阿里亨德罗以及FEO 的所有员工都必须亲自上阵装护栏!直至凌晨3-4 点才差不多搞定。无论如何,我们不想让FIA 看低我们(团队的能力)。还有,就是通过数据遥测知道,所有赛车在长途运输后仍保持着良好车况,那一刻我们坚信比赛一定能顺利举办了。”

                那一撞震惊世界

                随着FE 官方解说尼克·杰柯拉斯的那句“We Go Green in Beijing(绿色赛车北京开启!)”赛车史的新篇章开启。25 圈的正赛在“教授”阿兰·普罗斯特的儿子、杆位夺主尼古拉手中牢牢掌控,在顺利(其实是平淡)中进入最后一圈。

                对隆戈另外一支手臂和自己的表哥阿加格,他俩都已开始盘算着该如何准备庆功宴了。谁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发生了!一直领跑的雷诺e.dams 车手电量耗尽,而文图里车手、F1 名将尼克·海菲尔德乘势追击。在最后一弯前的直路,两台赛车并排,结果在最后一弯发生了严重碰撞。隆戈对那一幕难以忘怀。“还有一圈,我已离开电视转播区,踱步去颁奖台。突然就听到人群发出一阵惊呼。我有点被吓¤到,想肯定发生了什么,就决定往回走。”毕竟对一个新赛事,首战就而且他又要面临着天劫搞出“伤亡”是个不能接受的场面。

                “在我跑回电视转播区的途中,看到最后一弯的方向升起一阵烟雾(碰撞所激起朱俊州现在的烟尘和碎片)。第一眼看到画面时,海菲尔德的赛车是翻倒过来的,车手仍困在里面。当时,算是我人生中最慌张的时刻,没有之一。这不只关乎车手的安危,自私点说也是FE 的存亡之际。一会,看到尼克自己爬了出来,跑向尼古拉与其争辩起来,我长舒了一口气,跟我以为把我给忘记了呢身旁的电视团队说:‘今天,我们真幸运!’”西班牙人补充道。

                从濒临破产走向成功

                事情总有两面性。此次撞车的照片和短视频让FE 揭幕战一下爆红,意外“刷屏”国际媒体的重要版面。

                一炮打响,就当FE 内部对未来充满憧憬之时,他们却已深陷财政危机。有多窘迫?(第三站)乌拉圭埃斯特雷角到(第四站)阿根廷布宜诺没一个是软蛋斯艾利斯的运输费用是由阿加格自己买单的!所幸,自由国际(Liberty Global,F1 拥有者自由传媒的母公司)在不久后“雪中送炭”。历史上,有像A1GP(国家组队的赛车世界杯)和超级联盟方程式(以著名足球队的名义组◥队的跨界赛)在热闹一阵后就迅速消亡。FE 能摆脱如此命运也因电动赛车的理念恰逢其时,以及治下团队的“自我高№要求”。

                “首先,我们有一批支持我们理念的车队和合作伙伴。那时,电动汽车已被业界认为是未来趋势,所有知名的大汽车厂商开始将研发经费主要转至这个领域;其次,我们的(初始)合作伙伴名头尽管都很大,老实说都挺容易应付。不过,只有50 人的FEO——干着我们如※今超过150人团队的工作量就是即使他修成僵尸大,却对自身有着极高要求——让FE 在‘第一季’结束前,在行业内就已拥有好口碑,打下了FE 向前的根基。那些日子有额头上有些冷汗多艰苦?我和阿加格有无数个不眠之夜。”隆戈感慨道。

                如今,刚升级成为“世锦赛”的FE 再度遇到困难——无论是“新冠疫情”所致的赛程难定,还是主流制造商的“退赛潮”。相信曾数次将自己从悬崖边拉回的FE 能挺住,继续向前!